白首已是夢,死生兩相難。

 

這是布袋戲中禳命女所唸的,前面其實有好長一段:

昨夜東風暖,堤邊滿花開。攜我上堤側,雙雙蝴蝶來。執手長相看,結髮對笑顏。歲歲人將老,年年情不斷,白首.....

白首後已無話,因此我擅自續了,斟酌她跟楓岫的結局,還有她自己的結局,我續了這樣的拙作...

 

很多人都輕輕放過穰命女跟寒煙翠的感情,但是我看到更多,也腦補了更多。在烽火不斷的四魌界,這兩位公主,如同杏花煙雨一般朦朧的感情,為冷情的碎島、貧瘠的佛獄,增添了縹緲難言的「人味」。

 

南風不競看著他的名字就覺得他悲哀,這名字注定就是輸家,因為驀然回首,而入相思門,他的愛很執著、很極端,但若看清他的轉變,其實南風不競是一個很單純的人,他願意為穰命女挑戰天下,也願意為了她而改變,說到底,他拿得起,也放得下,他的成長讓人看得明白。

 

楓岫其實就是楔子,他不承認、不說破,他迴避、逃離、隱瞞,但仍然改變不了他是楔子的事實。對於穰命女,他不是沒有愛,但有時因為愛,能放棄很多很多東西,楓岫亦然,他雖背離正義,但他不後悔,簡單說,他就是因為穰命女的仰慕,所以義無反顧去做他認為對的事。他早就認出了湘靈,不是故意辜負他,真正的愛,往往只希望對方能夠平安度過一生,楔子早就知道自己的一生無非風雨,而單純又身分高貴的穰命女(就本質來說,不論碎島是否歧視女性,她始終是公主),生來就是得讓人疼惜的,若她跟隨楔子一輩子,則無法免於殺身之禍。

 

對於楓岫的心態,我是質疑的,但是我仍然為他的舉止而感動。跟寒煙翠比起來,楓岫差遠了,若說寒煙翠是穰命女生命中的第一盞燈,那楓岫就是能夠將那盞燈的明亮發揮到極致的人物,而南風不競,對於穰命女來說,就是護花使者。

 

楓岫和寒煙翠同樣愛著穰命女,楓岫的愛是迂迴的,寒煙翠就是以直接的行動來保護湘靈,其實寒煙翠是一位剛烈的女性,從初佛獄、逼楓岫解封、戰南風不競、回佛獄請罪……到最後請求迦陵殺了她,以保名節。(現在就不想提起魔王子這複雜的人物了。)

 

花中謎的歌詞:「送你幽幽百合花,問你可解其中意。」

我認為真正能夠解其中意的莫非寒煙翠,我不會說是楓岫,因為楓岫也許會是愛穰命女的人,但最愛穰命女的絕對非寒煙翠莫屬。

我不想在這裡大篇長論的討論寒煙翠和穰命女的愛情,有果無果,戲劇裡面演得非常明白了,而我不想多談的原因,無非是因為有些事情,如果說破了就太過透徹,這段美好、純潔的感情,你可以說是友情、愛情兼顧,絕對不會錯,但是在這三段追求感情的路程上,其實是三段讓湘靈成長的必要過程,寒煙翠這在條路上扮演的角色絕不下於楓岫。

 

在扯下去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我想就這樣結束吧,在最應該辯駁的時候停止,可以免去不少感情的氾濫。

創作者介紹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