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開始很認真的思考該留些什麼給你們。

然後我決定,好像什麼都不留,最好。

 

因為我合該就是船過水無痕的存在,有時候連我也會質疑自己的跳脫。

有時候我會把自己拉出來,站在一種角度看你們,插不上一句話,讓我感到驚訝地,卻仍然冷靜地,看著你們。

 

我看著你們好多年了,有些變色了,有些沒有,還是按著原本的軌道走著。

這麼說吧,就好像軌道一直都在,火車在上面跑,載得貨卻不一樣了。

 

這好像不是能夠輕易的說,一切都是浮雲,就能解決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