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雨飄,清風搖,憑藉癡心般情長,皓雪落,黃河濁,任由他絕情心殤。

朝朝暮暮,漫漫人生路,時時刻刻,看到你的眼眸裡柔情似水。

今生緣來世再續,情何物,生死相許,如有你相伴,不羨鴛鴦不羨仙。

 

在庭院掃著落葉,聽著竹製掃帚刷刷的聲響,手肘稍稍痛了起來。

在這樣微冷的天氣裡,我喜歡這樣有點潮濕、卻意外溫暖的天氣。

想起你的次數變少了,我想,忘記你終究不是不可能。

不過,還是有困難吧,她如是說。

也不能說,或者怪什麼,畢竟是自己願意,又怎麼好怪罪呢。

 

對於那個人,前半段的時間,有點服氣,但後半段又討厭起來了。

不喜歡自滿、想要改變別人的人。

也許稱不上自滿,有些人就是有種自信的特質。

這不是壞事,但有些人不喜歡,比如我。

人生苦短,若能照自己的意思過都不能,談何樂趣?

終究是無能為力罷了。

 

最近反覆聽著三首歌,並沒有想要找新音樂的感覺。

只是說,你卻沒有音訊了。

循環反覆?我可不這麼認為。

過去的就是過去了,就算能讓人考察、推翻、重演…

仍然不算是循環。

畢竟各種因素、轉捩點、人物、場景、時空等都不同了。

構成嗎?並沒有吧。

所以,你似乎也是這樣。

簡單,釋然。

也許都是我該做的,要放棄,但、

談何容易。

 

不像寫錯字能用塗改液覆蓋、打錯字能用退回刪除,

付出了就是付出了,已經根深蒂固的就要想辦法拔除,就像記憶一樣,會記得,會遺忘,但存在。

寫下的過往就不能修改,就是這樣,人生只有一回,才令人難忘。

這樣下來,總是會想起你孩子氣的笑容、脾氣,就算只有那一點點形跡可循,

就會想起這樣的你。

這不是壞事,

但,卻像飲鴆止渴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