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學的時候,他曾經出過一場車禍。

不是很大,卻也讓他在醫院躺了一段時日,等他醒來,第一眼看到的是窗戶外飄起雪的景象。

 

醫生來過後,他曉得自己的手輕微的骨折,經過治療之後已無大礙,等姊姊和學弟看過之後,他一個人待在病房裡。

他思考著,睜眼這個動作。

曾經看過一本書,上面說,生與死,差別僅在一口氣,與張眼的問題。

老實說他不是很喜歡哲學類的書籍,可惜因為他學的是文學類,各方面的書籍總是要接觸。哲學類的書太過鑽牛角尖,總是在一個問題上面打轉,他不是不曾,可是那實在很累人,而且太過矯情,他想。

也許不是說這樣很壞,可是他不喜歡,所以對那些杞人憂天、憤世嫉俗的同學們感到不自在。

 

恍然地,他又想到那個問題,生與死的差別。

他遇到那個人後,他思考過這一生,為的是什麼?

是和廉價的愛情小說敘述的一樣,為了遇見那個人嗎?

 

他無解。

 

 

曉得已經天亮了,他躺在有些霉味的床上,一夜無眠。

室內的暖氣讓他感覺有些熱,他起身拉開窗簾,雪已經停了,花園裡的雪有點厚度,應該稍微整理一下,他心裡想著,一邊穿起外套,進盥洗室梳洗,他決定先去鄰居家領回他的貓咪。

 

他打開大門,發現鄰居已經在草坪上整理昨晚的雪了,他看著那名婦人,而對方似乎認出他,對他親切地笑著,然後用英文跟他說請稍等後就進屋,他猜想應該是去抱他的貓咪。

 

他這時候才能仔細地看看自己的花圃,很整齊,草坪也修剪得很漂亮,應該是那名婦人幫他整理的,他想。

 

沒有等很久,當他還在看自家門口的信件箱,就感覺到小腿一陣騷癢。一隻灰色的小貓在他腳上蹭了幾下,他開心地蹲下去,小貓也很熟悉的跳上他的腿然後一路爬上他的胸膛。

 

「Rosse。」

他喊著小貓的名字,其實只是換了語言而已,小貓也很熱情的舔舔他的臉頰。

撫著小貓,他轉身看見在旁邊笑著的鄰居,說著標準的英文,感謝他幫忙照顧貓咪和他家的花園。

 

「啊,不過是舉手之勞,反正自己家的也是要顧,而且你的花園也很漂亮喔。」

 

「哪裡。」

 

他笑著道謝,卻看見眼前的婦人紅著臉頰偷偷跟他說:「你站在那兒看起來很美呢,害我不好意思過去,只好放Rosse過去找你。」

 

他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只好傻笑著道謝寒暄幾句後,把Rosse帶回家。

回到房子裡後,放Rosse到處轉,重新熟悉這裡,他思忖著,打算把車從車庫開出來,到市中心一趟,除了填滿空空如也的冰箱,他也該為Rosse買一些貓食跟貓砂。

 

他先打開車庫的門,稍微檢查一下車子是否有哪裡故障,他離開的時候學著日本人為引擎蓋毯子,看起來這時候似乎有效,除了油應該加滿外,大致上沒什麼問題。他試著發動,汽車也很給面子,回屋裡拿皮夾順便抱著Rosse到車上,他鎖上大門後就往市中心的大買場開去。

 

所幸他還認得路,不過有稍微迷路一下,結果是早彎了一條街。

停好車後,他把Rosse放進包包裡,讓他露出一顆毛茸茸的頭顱,Rosse輕輕叫了幾聲,他也撫摸Rosse幾下做回應,鎖上自動鎖,他估計自己應該會買不少東西,因此選了一輛比較大的推車。

 

這種時候賣場沒什麼人,其實外國人也很懶,不太願意在剛下完雪的早上出門買東西,他繞到蔬菜區,雖然樣式很少,不過他並不挑食,撿幾把青菜和一些洋蔥、紅蘿蔔、馬鈴薯就離開了,他晚上想煮一鍋咖哩,這樣可以少開幾天的火。

 

買了新鮮的雞肉,他又繞到日常生活用品買了一袋衛生紙和一盒茶包,他不太喜歡鋪張浪費,其他東西他記得儲藏室似乎還有。

然後他看到一張傳單。

 

「為慶祝聖誕假期,本周起賣場一律八折」

 

聖誕節……又到了嗎?

他好像還記得,幾年前的聖誕節,他和那個人一起度過的情形。

姊姊在國外,他沒有家人一起慶祝聖誕節,那個人又纏著他要一起慶祝,他只好帶那個人去他學長開的一家鋼琴酒吧,用一間包廂,簡單的慶祝聖誕節。

 

那個人也是拉著他一起去賣場挑食材,然後用酒吧的廚房下廚,親自端上一盤盤好菜。

 

那個人總是愛嘮叨念著,說他總是不懂得照顧自己,明明會肚子痛卻又愛吃辣、身子不好又喜歡冰淇淋,把自己表揚得像是全天下最愛老婆的男人一樣,就被自己學長虧兩句,他尷尬的想躲,那個人卻笑著說:

 

「我也很想娶無人呢。」

 

原來只是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