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醉飲皇龍打開大門發現他那嚴謹的二弟赤麟手上提了大包小包,腦中一秒反應哭著撲上去嚷嚷著──

 

「二弟啊!你終於決定要搬回來住、大哥我好高興啊啊啊啊──」

 

才剛吶喊完一句就看見赤麟的額頭露出不少青筋,若說原本身上是沒氣息,現在倒是飄出不少黑氣。

 

「大哥,今天是家聚。」

他絕對不是故意潑醉飲皇龍冷水,因為他還不想早死。不過他為了這三天不曉得多麼努力的趕公文,好不容易把詩意天城所有內務結束,順便又多請一天當做自己的休假。

 

自從他接替醉飲皇龍手上詩意天城總裁職位,他發現這根本就是苦差,但是身為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他也很樂在其中。

 

「蠢龍,你給我讓開。」

赤麟才把手上的行李拎到玄關旁邊放好,就看見他大哥被連人帶鍋踹進廚房。

 

「先告訴你,我早餐要是遲了一分鐘我就扒了你的皮。」

 

非常自動自發的脫下鞋換上室內拖,順便在玄關把身上的灰塵拍乾淨才踏上木製地板,抬起頭看向來人。

 

「先生早安。」大嫂好。

從身後不曉得哪邊提出一袋禮盒雙手奉上。

 

「早,很懂我的規矩嘛,銀戎教的嗎?」

尚風悅打開摺扇掩飾上揚的嘴角,拿過禮盒打量一番後又讓醉飲皇龍接去。

 

「是大哥教得好。」

 

「哼,少來。那條蠢龍為我添了不少麻煩,每天都有一個以上的骨董損壞,這種賠錢貨淨往我這塞,你們這些兄弟實在是……」

 

絮絮叨叨的說了不少話,尚風悅對醉飲皇龍的「惡行」可說是如數家珍。領著赤麟穿過中庭的迴廊,往內庭走去。嘯龍居的前半是尚風悅經營的古董店面,附帶一些廚房和衛浴設備,談生意或者與朋友小憩都是不錯的選擇,但很多人不曉得裡面別有洞天,尚風悅便是居住於此,只有密友或者是家人才有機會被帶到內庭。

 

「對了,無心還好嗎?」

 

「還需要多磨練才成氣候。」

赤麟皺起眉,想到他那令人頭痛的小兒子,說乖是很乖,偏偏愛上他那宿敵的姪女,也不肯服他安排去國外好好唸個商學碩士,整天「曼睩」個沒完,常常吵得讓他心煩。

 

「他才十七歲,別為難他了。」

 

「在後輩看起來就屬無心最有資質,卻只整天醉心於舞文弄墨。」

他另外兩個小孩,貪玩的貪玩,叛逆的叛逆,就只有小兒子像樣點。

 

「赤麟你就是太愛操心了,才會兩鬢斑白。」

 

「……那大哥怎麼說?」

 

「嗯,我看那是天生沒長腦,連老天都懶得幫他染色。」

尚風悅沉吟半晌,才笑著說出來。

 

兩人穿過長廊,尚風悅打開了庭門,指了指一旁的客房,讓赤麟先進去休息。

 

「大哥在做什麼呢?」

 

「你大哥看來是忘記今天的家聚,現在應該在打點行李。」

尚風悅取出一套茶具,放好了適量的茶葉,就悠閒的和赤麟聊了起來。

 

他看著這片美麗的庭院,似乎能想像大哥在這些花花草草磨去不少時間,也好,大哥本來就是靜不下來的。

他的思緒飛到很遙遠的上天界時代,那時候父親拋下在還在四魌界的他們,留下大哥和族人在詩意天城照料,遠赴苦境。母親在產下白帝後也逝去,之後一直是醉飲皇龍照顧他們四兄弟。

 

最後來到苦境,卻兄弟失散,所幸父親經營的苦心──天城企業還在,大哥繼承父親位置,暗地裡探查失散的兄弟,那段時間他和醉飲皇龍發生一次很大的爭鬥,曾被妻子笑說是晚來的叛逆期,讓他無奈很久。不過,醉飲皇龍認識尚風悅後就漸漸的不再管事了,經過多次會談,和尚風悅從中調解,他才終於放下許多壓在心中多年的鬱結,努力和大哥重修舊好,一起尋找失散的兄弟。

說起來,還都得感謝尚風悅。

 

他們一邊談著全球市場,過了一段時間,才聽見醉飲皇龍在遠方朝氣蓬勃的招呼其他兄弟的聲音。

 

「我去看看。」

 

「你去就好,那種婆媽的場面我才不想看。」

 

尚風悅揮揮手趕他出去,他才點點頭,臨走不忘關上房門。

 

「欸……這樣又要好幾天不清閒了。」

 

房裡只剩下尚風悅的唏噓聲。

但是很幸福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