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傍晚的夕陽,他想著也許該是時候回家了,才收拾攝影器材,交給身旁的工作人員,抽出輕薄的記憶卡,道別過後搭著電梯往停車場去。

 

「已經這麼晚了啊……」

他看著手錶,有些不滿的想著,都是那些模特兒不服導演規定的動作,脾氣又撒潑,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要花寶貴的時間來為那些人拍照。

 

雖然還沒碰到下班的車潮,但是市區內的交通總是能夠壅塞到一定的程度。在上了交流道後,他給家裡打了通電話,果不其然,是侍女接的。

 

「怎麼辦,幕容館主,我們家園主還在睡覺…」

 

「…讓他睡吧,等我回去再說。」

他無奈的說著,嘴角卻幸福的笑了起來。

 

記得好像是在兩年前,他在工作時碰見那個人,據說是非常專業的背景指導。看到導演快被他氣炸的樣子,雖然讓他偷笑很久,卻又被那個人極其自信、灑脫的雅緻身影吸引住目光。

雖然是那個人先開始追求的,還把他當成女生,讓他為此發了點脾氣,甚至捉弄了那個人一段時間。

 

只是想著那些回憶,他就覺得非常有趣了,更何況是住在一起後每天都有數不盡的笑話。

 

車子下了交流道後,他熟門熟路的在一家蛋糕店停下,買了三塊蛋糕。這是那個人很愛吃的,一個禮拜總是要吃上幾次才會滿足,但要說是嗜甜好像又不是這麼回事,除了這家的蛋糕他可是碰都不會碰一下。

 

等他回到家,侍女早就在一旁等著了,拿著一個木製的盆子讓他洗手,這是那個人訂下的規矩,說是外面塵土飛揚,實在是不符合他飄逸的氣質,有潔癖也許是那個人最嚴重的缺點也說不定。

 

「香獨秀呢?」

 

「園主還在睡,怎麼叫都叫不醒…館主今天不是要和園主一起吃飯嗎?這樣下去會來不及的。」

 

他瞥了一眼在茶几旁邊的鐘,雖然說下午四點也不是很晚,但依照那個人洗澡兩三小時起跳的習慣來說,的確是有點晚了。

 

「我去叫他起床。」

他把身上的提袋交給侍女,往最裡面的寢室走去。

 

這間房子是那個人的雙親留下來的財產之一,聽說世界四大園景的某一園是由他們家族管理,雖然說收入不曉得有多少,但可以想見是非常可觀。這也是為什麼那個人對所有的中式園景能夠如數家珍的原因了。

 

寢室的窗簾擋住了下午刺眼的光線,華蓋大床上,一個人影捲著被子沉沉的睡著,連他敲門都沒聽見。

 

「香?」

他搖著香獨秀的肩膀,想起侍女說他叫不醒的情況,他摸上了香獨秀的額頭。

 

也沒有發燒……

 

他隱隱約約看見香獨秀臉上的淚痕,心裡一緊,又連續叫喚了好幾聲,香獨秀才慢慢的睜開眼睛,一副迷茫的樣子。

 

「情…你回家了啊。」

看起來完全不想清醒的樣子,還繼續往他的懷裡鑽,讓他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香,你怎麼哭了?」

 

「我才沒有哭呢。」

香獨秀有些臉紅,總不能說是夢到惡夢才哭的吧,他一定會笑自己的。

 

「香…說吧,你不說我會擔心。」

雖然說有些擔心吃晚餐的時間是不是會變成吃宵夜,但他還是將香獨秀的心情擺第一的。

 

「嗯…我夢見,情你跟著一個不認識的白髮的男生走掉了,我在後面一直追,可是你都不理我,最後還把我推開,叫我不要再管你了,說你很討厭我……」

 

「然後我就開始哭,後來我聽到你喊我的名字,叫了好幾聲…後來就醒了。」

 

「白髮的男生?」誰啊?他壓根不曉得有這個人的存在。

 

香獨秀說著說著心情似乎好一些了,開始詢問他今天的工作,兩個人聊起來就完全沒有時間感,等他抬頭看時鐘才發現已經六點了。

嘆了口氣,他開始準備香獨秀和自己的衣物,順便拉香獨秀起床,把棉被折好。

 

「我真不明白你晚上怎麼還睡得下去。」

 

「嗯?情,等一下晚上要幹嘛?」

 

「你忘了?我說要帶你去吃飯啊。」

 

「咦……」

他寵溺的敲敲香獨秀的腦袋,明明很聰明呢,怎麼跟自己在一起的時候就會糊塗的不像話?

雖然這也是可愛的地方。他笑了笑,拉著香獨秀進了浴室,與其讓他自己洗耗上兩三個小時,不如讓他幫忙還比較快一些。

 

「快快,洗澡換衣服,這你最會拖時間了。」

 

「你也知道人家很喜歡洗澡嘛……」

香獨秀有些不滿意的嘟著嘴,任由他帶著進入浴室。

 

 

等他幫香獨秀洗好澡準備出門,已經快要七點半了,侍女們比他還要慌張的準備,甚至替捨不得的他訓了香獨秀一頓,讓他好笑的看著香獨秀一邊說著「一切都是浮雲」然後匆忙拉著自己逃走的樣子。

 

在車上,他打了通電話告知餐廳可能會遲到,一番交涉之後,時間改成八點半。香獨秀的心情也漸漸變好,拉著他談天說地,完全將下午的惡夢忘得一乾二淨,他原本有些擔心,雖然香獨秀表面上對什麼事情都不在乎的樣子,其實常常是故做堅強,心裡往往是最清楚的,很多人都猜不透香獨秀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而香獨秀又不喜歡解釋,才會有很多流言蜚語。

 

他不在乎這些,他只要香獨秀的笑容和所有的一切都存在著他的影子就夠了。

 

在兩人沉默之間,原本開著的電台播出了滿久遠的歌,輕巧的鋼琴聲帶著淡淡的憂愁。

 

「情,跟你說喔,我小時候最喜歡的就是童話故事書了。」香獨秀哼著音樂,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對著他這樣說。

 

「到小學了都還在看。」

 

他有些無奈的揉揉香獨秀燦金色的長髮,順口說了句「這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吧。」惹得香獨秀不滿的打他。

 

 

 

他一直很珍惜香獨秀,像是要彌補什麼。

可能是虧欠,或者是他不能明白的原因。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是真的一眼就被他迷住了,像是註定好了一般。

 

 

──你要相信,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裡。

幸福和快樂是結局。

 

創作者介紹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