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非常不喜歡變動的人。
就像是以前在上課的時候已經想好午餐要吃什麼,卻在問過同學之後從原本應該要走右邊的路被拐到左邊。
我是笑著的,可是我心底卻是呆著的。

有些人最大的快樂是一天可以吃飽就好了,我比較好命,但說實話,食衣住行我樣樣不缺、樣樣有人給,但是給我食衣住行的人,沒辦法給我快樂。
也許這樣很對不起那些食衣住行樣樣缺的人,但我沒辦法說違心之論,這些,真的不是我的快樂。
吃到美食,也許是快樂的;住華麗的房子,也是快樂的;有一輛氣派的車,也是快樂的;有漂亮的衣服,也可能是快樂的。
快樂有標準嗎?
你的快樂,會是我的快樂嗎?
而你不是我,你怎麼知道,你做起來會快樂的事情,我相同的也感覺得到快樂呢?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在這裡,我的快樂要被你們認可,但是,你們知道,在你們看來很快樂的我,其實並不快樂?
我知道你們要說什麼,我聽過太多次了:你什麼都有了,有什麼(資格)好不快樂的呢?
在我讀過容若傳之後,我才曉得為什麼我不快樂。
簡單來說,就是張惠妹的一句歌詞:「我的快樂要被認可,委屈卻沒有人訴說。」

快樂是什麼?
笑,就是代表快樂嗎?
似乎不是呢?不然為什麼又有分辨假笑、真笑?
是發自內心的,還是皮笑肉不笑?
想過嗎,有多少時刻,在你身邊的人,是真笑、抑或是假笑?
他敷衍的樣子,你知道嗎?占了多少時刻?又是為了什麼?
在乎嗎?不在乎嗎?


我不曉得我打以上這些是為了什麼。
或許是因為之前,我又經歷了一次關於”承諾”這檔事的打擊。
我曾經以為上次已經傷得很重了,不過起碼這次我不是流著眼淚把這些文字打完。
更何況這還不是結束。
因為我不曉得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在我領悟到我又要接受這樣的打擊,我只能掉頭走開。
視線沒了,卻還在衝擊我的聽覺。
我想應該是沒有傷心的,因為我還能笑著說出來。
笑著說,我不在意。

我想,應該把這定名為:習慣性失落。
有這詞嗎?
我不知道,但這就是我的寫照,是我對”承諾”的註解。
因為承諾不只是”好”跟”不好”。
在”好”之後,不曉得什麼時候會變成”不好”,又什麼時候變成”沒這回事”跟”我不知道”。

我的快樂就是,能夠關在自己的世界把所有的事情瞧得一清二楚,又不受影響。
在看透的同時不會有放棄。

能夠心如止水。
在習慣性失落消失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