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早上出門的時候翻了一下牆上的月曆,發現這三天都被紅色的蠟筆圈了起來,還寫上大大的「家聚」兩個字。

 

看了看還在熟睡的御不凡,他才恍惚的想起來,這就是昨天御不凡在打包的原因。藤椅上堆滿了行李和零食,看起來好像要去野外求生一樣,不過實際上也才三天…而且根據大哥的個性,根本沒必要帶這麼多。

 

打開行李檢查一下,他發現御不凡根本是草木皆兵,用得上的、用不上的通通帶了,讓他默然,雖然他本來就很沉默。

無言的收拾著一大包帳篷和繩子,妥善的放回儲藏間,他打開一箱提袋,發現裡面都是滷好的雞腿。

 

「……。」

 

這對他來說誘惑太大了,不曉得該不該收。再三思忖後決定帶一半就好,如果太多可以分給白帝,同屬於肉食,他會很開心的。

 

行李幾乎是減半,在他左右手各提一個袋子,和另外一包零食,搬到門口的時候,看見御不凡睡眼惺忪的從臥房出來。

 

「絕塵?」

 

「早。」

 

「你在做什麼…啊,我昨天收拾那麼久,你怎麼把他們變成這樣!」

 

「收了些用不到的。」講得好像它們是小孩一樣。

 

「像我這麼細心的人,怎麼會有你這麼粗枝大葉的朋友…有被無患你沒聽說過嗎,該帶的還是要啊。」

 

「…好比帳篷?」他偷偷的笑了起來。

 

「那、那是我想說可能晚上要露營嘛!」

 

他聽著耳邊抗議,笑著看御不凡一急起來就會臉紅的樣子,用指間淺淺的畫過他的鼻梁,他對御不凡的寵愛向來溢於言表。

 

「我去洗臉。」然後就臉紅著轉過身用避難的速度跑去盥洗了。

 

「好。」看著自家情人窘迫地跑走。

 

等他把所有的行李都搬到車子上,乘著好天氣順便整理一下車子時,御不凡已經為他遞來一條毛巾,還有精緻的三明治。

 

以往的慣例都是兄弟們先到大哥家集合,聊天完畢才會啟程到三哥訂好的旅館,小憩後的晚餐和夜遊才是重頭戲,美其名是家聚,實際上是為了給辛苦的二哥和三哥休閒時間,和大哥總是擔心他們的在外生活而訂下的。

 

「再十分鐘就走吧。」

 

「嗯。」

 

他很喜歡看御不凡笑起來的樣子,微瞇的眼睛牽動左眼的那顆淚痣,要說他最喜歡御不凡什麼,就是那雙眼睛了。雖然無時無刻都是笑著,但眼神是騙不了人的,那動人卻又坦白的雙眼,讓他深深的著迷著。

 

「絕塵?」

 

「沒事。進去看看還有什麼要帶的。」

 

御不凡勾起他的手一起回到屋裡,轉了幾圈拿了隨身包包之後才慎重的鎖上門窗,回到車上。

 

 

從上車之後他發現御不凡一直看他,雖然動作不明顯,但他還是發現了。

 

「怎麼了。」

 

「像我這麼浪漫的人怎麼會有這麼木頭的朋友……」

 

「你是說情人節嗎?」

 

「是啊…咦!」

 

他心情愉悅的看著御不凡懊惱的可愛樣子,唇角的弧度上揚的樣子讓御不凡臉紅。

 

「不過,」

 

「我覺得我們不需要那些,也能一直走下去。」

 

他說,這些都是他心裡想說的話,不過就算他什麼也沒送,御不凡也不會跟他計較這些。

 

他不是沒有這些心思,而是對他們來說,這些都是多餘。

他不需要用一塊巧克力來證明他有多愛御不凡,相對的御不凡也是一樣。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人認為情人節的那塊巧克力就能代表什麼,的確也是有作用。感情堅定的伴侶之間送了是情調;如果是敷衍的話就很過份了。

 

往年御不凡都會送,他偶爾還會陪著御不凡一起做,挑選模子和包裝,想來今年沒有恐怕是因為和家聚撞上了才沒時間。

 

不過,這些他都不在乎。

 

他淺笑著對上御不凡抬起頭來的眼神,趁著等紅綠燈的時間他撈過御不凡的下顎,吻上他的柔嫩唇,一個字一個字咬在他的舌尖上。

 

 

情人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