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劍鈍看了看客廳的鐘,早上七點,不很晚,但在夏天來說,天已經夠亮了。他拉開了窗簾,被些許樹蔭遮擋,露出的光線不多,卻很足夠了。

 

做了兩份簡單的早餐,等到餐點快涼掉,而臥房裡還是沒有動靜,笑劍鈍才嘆了口氣放下報紙,汲著緞面的拖鞋,小心翼翼的開門。

 

房間和他出來的時候差不多暗,床上那個人睡覺的時候可是對光線很敏感,非要把所有窗簾拉到縫也不剩才能睡到飽。鴉魂捲著深紫色的薄被,習慣裸睡的他露出手臂和背部令人羨慕的體格,但說是特別練過似乎也沒有,頂多每天早晨起床慢跑,但自從他認識自己後就常常賴床不起來了……真是任性透頂。

 

笑劍鈍拉開薄被,伸手撫著鴉魂漂亮的鳳眼下的陰影,為了即將要到來的畫展,鴉魂可說是夜晚都奉獻在畫布上了,他也很知趣的沒打擾他,鴉魂曾說晚上就是靈感的來源,只要看著夜景和聆聽各種鳥語的音樂他就會有源源不絕的靈感。

 

不過還真是累壞了。

 

「鴉魂。」

笑劍鈍喊著,用輕微的氣音。出乎他意料之外,鴉魂倒是很警醒,不久後就張開那雙還充滿睡意的眼盯住他。

 

「起床了,你忘記今天……啊!」

說不到三句就被鴉魂拉下身子,跟他的薄被滾做一團再被緊緊的圈攏著。

 

「你在幹嘛,快點起床!今天要跟大哥他們一起去玩你忘記了嗎?」

意外的被襲擊,笑劍鈍努力推開正在對他”上下其手”的鴉魂,白皙的臉孔染上一抹紅,好不容易對方才停止騷擾,也清醒了點。

 

「……可以不去嗎?」

回復神智的鴉魂捂著額頭,幾乎是哀嚎的問。

 

「如果你可以想辦法讓二哥不用眼神殺死你。」

笑劍鈍熟練的拿起木梳替鴉魂整理一頭毛躁的紫色長髮,忍笑說著。

 

其實鴉魂也只有晚睡的時候比他更像小孩子,也更會耍賴,看著鴉魂搖搖晃晃的進去浴室盥洗,笑劍鈍想。

替他把衣服拿出來,順手折疊床上的薄被,關上冷氣。

最好順便替鴉魂端上一杯溫牛奶。

好不容易折騰著出門,笑劍鈍替鴉魂戴上很大的太陽眼鏡,讓他可以在車上補眠。其實他們是互相的,輪到他有展覽也是角色替換,只是鴉魂往往更霸道,用他認為溫柔的方式體貼著笑劍鈍,這些都讓他感到溫暖。

 

出門前他看著月曆問了鴉魂一句: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展覽交件的最後期限?」

 

鴉魂回他的這句話讓他笑得岔氣,心中一點點落寞卻油然而生。

 

 

 

在笑劍鈍正要下車買伴手禮的時刻,鴉魂醒了過來,詢問的眼神得到笑劍鈍回答說:如果去大哥家不帶伴手,大嫂要生氣的。

 

他想起尚風悅不怒而威的大嫂式笑容,抖了抖就點點頭讓笑劍鈍下車,在他關上車門後很默契的鎖上車門。

 

鴉魂回頭看看後車座,果然,和刀龍一家的三天兩夜旅遊笑劍鈍已經在昨天就已經打包好了,他記得帶的只有素描本與慣用的Poter包,他偷看了下禮品店門口,笑劍鈍似乎還沒那麼快出來,拉開Poter包的拉鍊,露出一盒泛著高貴的深藍色光澤紙盒,鴉魂輕撫著,露出慧黠的笑容。

 

他當然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笑劍鈍那抹笑容也沒逃過他的眼。

 

看著笑劍鈍提著包裝簡單,卻不失品味的紙袋,鴉魂笑著替他開了車鎖,按下音樂的播放鍵。

 

Happy Valentine's Day. 

 

他摘下墨鏡,很狡滑的欣賞笑劍鈍聽見這句話的傻氣的模樣,略帶著野氣咬上那粉色的薄唇。

 

 

 

 

後記:

 

估計會有個五篇,會把刀龍全寫出來,配對有皇悅、鴉雅、猋歡、漠御。

刀二哥我對不起你...你老婆...咳嗯,我對他沒有愛,所以你光棍吧。 (被影神刀砍死)

 

 

 

創作者介紹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