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回神,發現對方在離去時弄翻了茶杯,摔成碎片躺在原木的地板上,他凝視著,彷彿就這樣看著,碎片就能自動拼回茶杯的模樣。

最後他以極緩慢的時間轉頭,視線飄回他面前的茶杯,有點茫然的皺眉。

接著毫不猶豫的揮手,將它連同杯下的盤子一同打落。

 

死一雙,活一雙。

 

───────────────────────────────────────────────

在繁忙的路口,一個男人有些狼狽的穿梭在馬路中,後面跟著另一個男人,喊著的似乎是他的名字。男人權當沒聽見,繼續往對面的馬路前進。

 

號誌燈切換,他在最後一秒踏上了人行道,激烈的喘氣,雙腳像再也支撐不住似的半跪在地,又在好心的路人攙扶下站起。

 

他抬頭,這個城市一如往常,看不清廣闊的天空,只有灰濛濛、大廈林立、和車水馬龍的景像。

墨色般黑的眼瞳忍不住閃爍起來,嘈雜的聲音被腦海中的疑問淹沒,有什麼晶瑩剔透的液體將要溢出,輕而易舉的吞噬著他的理智──愛情,為什麼就這麼難?

 

───────────────────────────────────────────────

「啊,下班了?」

女同事A臉紅著跟他問候,他笑著對她點點頭,拿著他的公事包,打卡離開。

 

他穿過長廊,去洗手間整理了儀容後,往電梯走去,卻被一個男人擋住。

 

「不好意思,借過。」

男人瞟了他一眼,默默的側過身。

 

「謝謝。」

他對男人點點頭,按住了電梯往下的按鍵。

 

「你……」

男人像要說什麼,卻讓他快速進入電梯後關上門擋住。

 

他彷彿能看見男人沒落的臉,心虛地,他低下頭用唇語說了句話。

 

 ───────────────────────────────────────────────

 男人攬著他靠在床頭上,另隻手拎著跟菸。

「我後天就要出差了。」

 

「去哪?」

他問著,眼睛有點無法抵擋睡意的半張半闔,很睏的樣子。

 

「日本。有什麼想要的嗎?」

 

「想要你就會帶給我嗎?」

他靠著男人的胸膛,輕輕說了這句,短髮搔得男人笑了出來。

 

「好癢。如果我買得起,嗯?」

笑了下,抬起他的下顎索吻,讓他小小的咬了一口。

 

「那……我想吃蛋捲,最有名的那種。」

 

「知道了。」

男人失笑,看著已經睡著的另一伴,非常清楚是哪家。

真是的,明明國內就有還要特地去買。

 

熄掉手上的菸,關掉床頭燈,就寢。

 

───────────────────────────────────────────────  

他看著剛下過雨的天空,有些悵然若失,又說不出到底缺了什麼。

 

「咳咳。」

他輕咳了兩聲,手術過後的衰弱讓他有點不適應,覺得風有點冷了才甘願拉著點滴架回病床上。

 

「又在吹風。」

一個男人拉開病床的帷幕,手上拎著一袋食物走進來。

 

「吹了一下而已。」

 

「小心感冒。」

說著一邊為他披上了一件毯子,拉過他的手握著。

 

「謝謝。」

他看著男人,笑著感受他的溫暖,一起吃著他偷渡進來的粥和鮮榨果汁。

 

「你今天不用進公司嗎?」

 

「我請假了。其實我應該請特休。」

 

「又不是什麼節日,請什麼特休。」

看著男人吹涼湯匙中的粥,小心翼翼的樣子讓他心底發笑。

 

「我老婆生病了呢,當然要請假囉。」

 

「傻瓜。」

聽著男人的話語,他笑著將湯匙裡的粥吃下。

 

 ───────────────────────────────────────────────

 

不知道為什麼就很想寫,尤其是第二則。

反正就是寫了,最近開始要寫戀人絮語,不曉得要用什麼人稱開始比較好......

都先抓一點來寫。

 

真是煩惱啊......

 

 

 

 

創作者介紹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