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考慮很久就貼上來了。

這是之前瘋《紅樓夢》的遊戲,加上去翻文章腦補出來的。
因為不論怎麼玩都是寶玉跟琪官,所以我就......

反正,寫這個我也不一定就要這對王道,因為我還不曉得想要琪官配寶玉還是靜王爺。

他倆也是很萌的 (小花)

我沒搞懂琪官跟寶玉的年齡就寫了,但我也懶得改 (炸飛)

 

 

他輕輕拂開樹枝上的白雪,纖白的長指折下一小段梅花。

放在鼻間嗅了嗅,他嘆了口氣,將盛開的梅花埋在雪堆裡,手指凍得發紅,他卻像無所謂一樣,只是不斷重複著掩埋的動作。

 

「在想什麼。」趁著他發呆,另一雙大手拉過他,溫暖著,令人眷戀。

 

「沒什麼。」他微微怔了,隨即淺笑,任由身後的男人攬著他,摩娑他的頸間。

 

「今年的梅花,開得很美啊。」

 

「就是。」

 

冬天的時候,戲班是不巡迴的,大家都過年去了,而他也是。
和男人回到他城郊的家,雖然有點簡陋,但生活用品還是一應具全,從男人來以後,他們一起汰換掉不少東西,也添了些新事物,住在一起,他還是以女裝示人,男人也未曾說過什麼。不過,回家時看見滿院子的梅花,他開心的哭了。

 

男人握著他的手緊了些,他低頭,男人也看著他,四目相對下,他先臉紅著轉開了,倒讓男人笑話他,拉住他的青絲便吻了上來。

 

他任由男人吻著,心中想起,當初男人隨他回到這裡後,告訴他,興許,只能陪伴他不到一年的時間。卻在一晚,男人一直戴著的白手環發出一抹朦朧的光,罩著男人全身,他原本以為,男人會就這樣消失。

 

不過並沒有,那抹白光過後,手鐲不見了,而男人還沉沉睡著。

醒來後見他滿臉淚痕,還緊張得抱著他直問,他在他懷裡哭著,心裡卻笑開了。

也許他並不曉得男人失憶的原因,不過,男人是不會死了,他這麼覺得。

而距離那時到現在,也過了兩年,男人說,也許不會再有事。

 

「不專心。」男人淺咬著他的紅唇,詢問的眼神他一看便知,他捧起男人的臉又重新吻上,感覺到自己被凌空抱起,他攬緊男人的肩膀,聞著男人身上獨有的香氣,檀香,清清淡淡的味道。

 

房裡的爐子燃著,暖烘烘的,連床也是。男人溫柔的將他放上床,拉掉他的髮簪,讓他滿頭黑髮散在床間,伏下身啃咬他的嫩頸,吸吮著、舔揉著。

 

「等、等等……」他輕喊著,感覺到男人的體溫,歡愛多次的身體戰慄著,他搭上男人的肩,細細的呻吟。

「不等。」男人深深一笑,拉過他的手,將他按在胸前。

 

「聽見了麼,琪官,我的琪官。」

 

他好些不明白,靜靜的看著,看他深邃的眼眸,閃閃爍爍。

又看看他的胸口,感覺手上傳來的脈動,一跳一跳,沉沉的、穩穩的。

令人心安。

 

「這心跳,是為你而動的。」

 

他淺淺的笑了,攬著男人的頸子,送上自己的唇。

 

這似乎,是一生最幸福的時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