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把十一有交代,今天突然生出的靈感。

不過我發現前面好像都有鎖起來,呃,不會有看不懂的疑慮,如果補過正劇的話。

我會斟酌開前面,但在我修完之前先鎖起來吧(遮醜XD)

 

先這樣。

--------------------------------------------------------------------------------------

 

蝶蘭十二題之十一  傘

 

他撥弄著自己的月琴,有點慵懶,稀稀疏疏的不成調的彈奏,任誰都看得出來只是無聊而已。

 

誰叫外面下雨了呢?

 

煩躁地,爬梳自己金黃燦亮的長髮,拿起石桌上一杯半涼的龍井,一點也沒有品茗的心情,直接拿起來牛飲。他的頭上盤據著大大小小、色彩斑斕的蝴蝶,小小的亭子裡看起來別有生氣,他瞥了一眼放在柱子旁的傘,一點也沒有雨中漫步的心情。

 

磔。

 

琴聲忽斷,三弦失了一弦。他怔愣一會,沒意識到手指已經被畫下一條血痕,眼神還停留在一旁草叢中刺眼的紅花上。

 

「你就,別再來了吧。」

「要幸福,和四姐一起……」

 

誰說的?是誰,在雨聲疏剌的夜晚,打散著長髮、穿著淡藍的長衣,臉上遍佈著水痕,赤腳站在花叢旁,在看見他時會揚起一點點的笑容,這樣告訴自己?

又是誰,急急忙忙的將傘遞去,不管不顧自己也淋得一身濕透,就事不想讓那個人在隔天病得手腳冰冷、瑟瑟發抖?

 

「告訴你幾百次!不要沒事就陪這些花淋雨,他們根本沒有感覺!」

「有的。」

 

那人每次都莫名的反駁,然後蹲下身輕輕拂開花瓣上的雨水。淡藍的眼眸總是盛裝著什麼,戒備森嚴,只要自己靠近,就開始全副武裝,就算自己曾經撬開一層層的防護,窺見過那一抹哀傷的色彩,也什麼都不是。他有些不耐,拿起桌上的茶壺直接猛灌,好像這樣就能消除掉那些煩躁感。

 

雨怎麼還不停?

那把紅傘真的太礙眼了,不斷的提醒他什麼,卻在想拿起來放把火燒掉時,又捨不得,那可是他最喜歡的紅色,怎麼捨得燒?但平時他卻不用,曾經他愛極的女子在雨天嘆著要把傘他卻結結巴巴的將那把紅傘收起,惹來一雙扁眼。

 

因為這把傘只屬於你。

是你,是你那抹淡藍才配得上的艷紅,你合該用這把傘陪著那些花淋雨,而不是孤孤單單的站在雨中跟著淹沒。

 

「咳咳……那把傘,你拿回去吧,應該是,用不著了…」

蒼白的手指著靠在牆角的紅傘,說著。

 

他沒有想修復自己愛琴的意思,只是緊盯著那把傘,看著看著,好像就能補償什麼似的。

 

「蝴蝶君!」

聽到自己的名字,他抬起頭,雨中的那端,一個秀氣的女子朝亭子過來,他連忙拿開桌上的月琴,順手拿過靠在柱子旁的紅傘,正想撐開,卻又訥訥的放下。

 

「你在幹什麼啊,有傘還不用,居然勞駕我跑來!」

 

「欸啊,阿月仔,你不要生氣嘛,這把傘破了,不能用的。」

他只好陪起笑臉,對著女子時,扯謊的技術卻不怎麼高明。

 

「每次都這麼說,卻都讓那把傘在你左近。」

女子深深的睇了他一眼,小小聲的說著。

 

他像是沒聽到,忙前忙後的為女子遞茶水、張羅著點心。

 

 

 

雨漸漸小了。

 

那絕對不是因為,我想你的心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