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提著滿手東西走出了賣場,幸好沒有把車停得很遠,否則現在是苦了自己。Rosse在身旁走著,有時候喵喵叫了幾聲,或者到處玩耍,不過總是記得回來找他,好像很久沒出門的樣子,他笑了,獨自一人的話,果然還是要養些什麼陪伴自己比較好。

 

如果是獨自一人的話……

 

他想到很久以前,也是在下雪的冬天,他剛從學校回家,看見社區的大型垃圾桶旁邊窩著一隻貓咪,沒有在翻找食物,只是縮在角落看著行人來來去去,也不怕生。

有點在意,他走進便利超商,買了一個貓罐頭,請店員幫忙打開。等他回到垃圾桶旁,貓咪看著他,沒有跑掉。等他放下手上的罐頭後,貓咪望著他,眨眨眼睛,好像在道謝一樣,才慢慢地吃起來。

 

有了那次的交集,他每天下課都會去找那隻灰色的貓咪,有時候逗著貓玩,然後帶去吃飯,貓咪從來不挑嘴,只有一次他拿著青椒肉絲炒飯去找牠的時候怎樣都不肯靠過來,他無可奈何才把手上的飼料放在腳下,等牠自己過來吃。

 

那就是現在的Rosse。等他大學畢業後,他就把Rosse帶回家裡,布置一個舒適的窩,可是Rosse最愛的還是在他床上,磨蹭個兩下常常就趴著睡了,害他常常要輕手輕腳的爬上床。

 

貓咪是很可愛的動物,但也是有令他束手無策的時候。

Rosse很懶,可是一聽到響動就敏感得東張西望,所以他都放些音樂掩蓋那些聲音,這樣牠才不會在自己的家具還有窗簾上亂抓,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叫。

 

他想著想著,嘴角都不自覺地上揚,Rosse陪伴他四年了,每件事他幾乎都記得很清楚,Rosse可愛的模樣他也很喜歡,那是一種跟朋友、情人不一樣的地位,像是家人,可以互相安慰、陪伴,這些是其他感情無法比擬的。

 

走到停車場,他開了車門讓Rosse先上去,再把東西放到後車廂,確定完手上的購買清單他才進駕駛座,按原路回家。

 

 

 

回到家,他整理了買來的物品,又重新打掃一遍,Rosse也很配合的窩在沙發上睡覺,聽著他放的音樂。

在他準備穿上外套出去剷雪時,電話響了起來,他正疑惑,接起來前他稍微遲疑,但還是拿起話筒。

「喂?」

 

「……無人嗎?你回來也不講一聲,害我好找。」

 

「…姊。」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前幾天。」

 

「是嗎?那……」

 

耳邊親人的問候對他而言比風還輕,他忍不住握緊手上的話筒,有點汗濕的感覺,他剛剛甚至以為,是那個人打電話來了,失落感差點讓他不爭氣的掉淚,但理智提醒著,那個人壓根不曉得他這邊的電話號碼。

 

「無人?你在聽嗎?」

 

「…嗯。」

 

「你回來也好,留你一人去我也擔心得很,聖誕節我們一起過吧,冷醉很想你呢。」

 

「如果工作沒有很忙我會去,或者…姊你們來我這也可以。」

他邊說邊低下頭把玩著電話線,乾脆蜷縮在沙發的角落跟親人閒話家常。

 

「…無人,你有心事?」

 

「……」

 

「別瞞我了。」

 

他的心事向來逃不過姊姊的手掌心,就算不用見面,姊姊也會明白他的話語藏了什麼玄機,他自己不懂,但姊姊可以算是第二個最了解他的人。

 

至於第一個……

 

「是,是有點心事。」

他輕輕的說了,從來想不到這麼簡單。

關於那個人,他甚至還沒整理好所有的情緒,好像已經哭不出來,卻又很自然的脫口而出,他原本以為,自己辦不到。

 

「是嗎。」

 

「嗯。」

 

他明白姊姊不會多問,這雖然不是親人可以插手的事,但這樣關心卻又放手的態度讓他過得很自在,從來沒有什麼壓力,姊姊只在關頭或者做錯了的時候輕輕提點兩句,有時候是關心,或者是斟酌著明示些話讓他明白怎樣才會更好一些。

 

「無人,話不要老是悶在心裡。姊姊不反對你喜歡誰,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我知道,是我太任性了。」

 

「說什麼呢。」

親切的笑聲迴盪著,讓他感覺到絲絲暖意掠過心上。

 

「你是我最牽掛的人了,你曉得的。」

 

「我知道。」

 

「你能想想我很高興,希望聖誕節能收到你的邀請。」

 

「好。」

 

掛了電話,他看著客廳昏黃的燈光,眼中好像有點薄薄的霧氣。

這裡的燈有點像他在老家的樣式……那是他和那個人一起去挑選的。

 

似乎,就算距離很遙遠,他還是會想起那個人,無時無刻。

那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遺忘,那個人的笑容、言語……就算是那時候認為普通的字句,現在想起來好像心如刀割。

 

明明就已經分開了。

已經分開了。

那麼,那個人的影子要折磨自己到什麼時候呢…?

他想著,心臟好像被極鋒利的刀片畫過,無跡可循,只是痛過,悶著,連血都流不出來,只是知道壞了、傷了,卻不曉得該如何療癒。

很痛的感覺,卻說不出口。

 

 

 

他簡單的料理了自己的晚餐,打開貓糧給Rosse後,打開電視看了最近的新聞,氣像顯示明天會有大雪,提醒民眾若無要事不要外出,他慶幸自己今天就採買好長期的日常用品,加上今天的一鍋咖哩,可以讓他度過一段時日。

 

收拾完吧檯,又稍為布置一下Rosse的貓窩,他連上電腦,看了一下自己的信箱。

他的工作沒有很固定,從一個月前他就跟之前的出版社談過,要稍微休息一陣子,就不再接一些太難的案子。

現在他想讓生活恢復正常,因此他打開新郵件,想給之前的編輯寫一封信。

 

他的本業是翻譯外文小說,其實這種工作很不討好。有些外文書真的寫得很精彩,可惜譯者的功力不到,沒辦法完整的詮釋出作者的本意,或者前後不連貫、語句不通順這些都很重要,而他也很清楚,所以小心翼翼提醒自己不要輕易犯這些錯誤。

 

寫完信後,他按下寄送的按鍵,心裡感到輕鬆,好像總算做了一件對的事。

不是他自忖,很多由他翻譯的外文小說都是大賣的,暢銷了好幾百萬本,讓他也很有成就感。

而當他沉迷在工作的時候,幾乎是不管任何事。他會認真安排自己的進度,有時候超過一些就不用太辛苦,也不會勉強自己一定要到多少,總之,他覺得只要截稿前交出來就好。

 

同業的都覺得他太過悠閒,老是吐槽他說完全看不出來是走這行的。

他也笑一笑,不以為意。

在他的認知裡,任何事情都應該有一點計畫後,才能夠順利進行。

 

陪Rosse玩了一下,等電視轉到乏了後,他才到更衣室裡準備拿衣服洗澡。

比平常時間早了點,他的時差還有點快,雖然他在飛機上睡了很久,還是跟在老家有差。

在飛機上,他只吃了兩餐,很少的飲料,除了聽音樂,他都在睡覺。

這一年他莫名的嗜睡。

覺得,應該是身體在調適,因為少了點什麼,才會這樣。

 

看著鏡中的自己,眼下有些黑眼圈,比起以前還要消瘦許多,本來就很白的皮膚現在都快變成蒼白了,要是這副模樣被姊姊看見,可能又要被大驚小怪了,所以他應該在聖誕節以前把自己養得好一點。

 

他笑了出來,拿著自己的睡衣往浴室走去,感覺今天特別想泡澡,他興致勃勃的拿了沐浴精,想洗個熱水澡,暖一下身體。

 

「今天,應該可以好好睡一覺吧。」

他喃喃地唸著,看著濃稠的沐浴精滴入水裡,發出大量的泡沫,他有點失神。

 

他得到的不多不少,正好把幸福都儲存起來。

所希望的,不過是美好的回憶。

雖然,倍受折磨的只是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