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認識朱聞蒼日候,他原本在台灣的計畫全被打亂了。

除了每天都上圖書館、偶爾會跟他吃飯,甚至還會打電話跟他哈拉,說在公司的情況,雖然他都是敷衍著過去,但還是有在聽,他甚至覺得,都快練就瓶朱聞蒼日的來電就曉得時間的技巧了。

 

「你是不用工作嗎?」他問著,非常懷疑,如果不是不用工作,他為什麼都可以配合自己的時間到處趴趴走?

 

「咦,蕭兄你比較重要啊,公司那堆死氣沉沉的文件怎麼可以跟你比呢!」

 

「……恭維是沒有用的。」

 

他拿起手上的文件,刷卡離開圖書館,在大門口等待朱聞蒼日。他想著也許等等去見教授後,可以到咖啡店優閒的喝一杯下午茶,不過……

 

他抬頭,看著朱聞蒼日走下樓梯朝他走來,他輕輕嘆了口氣,估計朱聞蒼日是不會放他一個人了,為什麼他不討厭?

就算在大學,他通常也是獨來獨往,很少人能夠跟他並肩的,除了那個學弟,還有他結拜的兄弟外,許多人對他是敬而遠之,以他大哥的說法,就是可遠觀不可褻玩。

 

難道朱聞蒼日就是周敦頤嗎?想到這他就笑了。

 

「笑什麼?」

 

「沒什麼。」

 

「到底笑什麼?」朱聞蒼日鍥而不捨的追問,甚至還皺著眉看他的臉。

 

「沒有,我現在要去見教授,要跟不跟隨便你……」

 

他邊說邊拿下掛在鼻梁上的眼鏡,閉著眼揉按自己的太陽穴,還沒意識到什麼,只覺得朱聞蒼日安靜了下來,正要張開眼,卻感覺到腰上一陣強悍的力道,溫熱的手掌捏住他的下巴,雙唇濕溽的感覺讓他瞬間睜大雙眼,雙手用力的推開朱聞蒼日。

 

「這個玩笑不好笑!」

 

「無人……」

 

「不要叫我的名字。」

 

他喘息著,翠綠的雙眼有點霧氣,他看著不知所措的朱聞蒼日,撿起剛剛掉落的書和眼鏡,以近乎落荒而逃的姿態扔下了朱聞蒼日。

 

他冷靜地到研究室見了教授,把論文和他母校的資料放在桌上就走了,連普通的寒暄都覺得疲憊,推開玻璃大門,他看見那個人站在外文系的大樓旁的樹下看著他。

 

他感到有點暈眩,卻不知道為什麼。

那個人向他走過來,帶著炙熱的眼神──他卻膽怯了起來。

好像是很恐怖的情感在他心底迅速的散開,讓他退了一步。

 

「我不會傷害你。」那個人愣怔了一下,低沉的嗓音溫柔的說著。

 

「我是認真的,無人,相信我。」朱聞蒼日牽住他的手,看他沒有抗拒,順勢將人攬在懷裡。

 

「從那天你撞到我我就知道了,你抬起頭的那個眼神……」

 

「讓我想,就是這個人。」他感覺朱聞抱著他的雙臂收緊,又微微放鬆,好像怕他疼一樣。

 

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心情又不安起來。

 

「要照顧他、粘著他一輩子,就是這個人了。」

他感覺到朱聞蒼日的雙手,輕輕撫摸著他的頭髮,很小心地,一下下的撫摸著。

 

「不要怕,無人。」

 

朱聞蒼日稍微放開他,靠他很近很近,雙眼直視著他。

 

他動不了,對著朱聞蒼日這樣真誠的表白,他無法拒絕。

沒辦法反對,他對朱聞蒼日不討厭,他沒有想過更進一步這種事情,這對他來說就像太陽打西邊升起一樣不可能。

 

但是他居然有心動的感覺。

 

是因為那些溫柔嗎?讓他眷戀、熟悉、依賴朱聞蒼日?

他覺得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破了,又重新組合起來,對於愛情,他一直很卻步,說他膽小也好,他都不會反對。

 

可是與其說他膽小,不如說,他害怕。

他希望能夠完全擁有。

 

不是沒有交往過,他曾經有幾任女朋友,但分手的原因都是女方說沒有安全感。

為什麼?

後來他姊姊告訴他了,說,他需要的不是照顧別人,而是需要被別人照顧。

就是天生的好命吧,他隱約記得大哥是這樣說的。

 

如果不是全部,他就不要了。

他希望有人願意打開那扇門看看,就算過程很緩慢他也不介意。

也許總是他自作多情,傻傻地把心奉獻出去,又被踐踏得一文不值,然後像破爛一樣被扔回來。

 

他累了。

 

「無人。」

他抬頭,下午的陽光有點刺眼,他看著朱聞蒼日溫柔的笑著。

 

「我喜歡你,我會對你很好的。」

 

他一直待在屬於自己的角落,靜靜的舔著傷口,期盼它早日康復。

蜷縮著,默默地流著眼淚,安慰自己總有一天,會遇到對的人。

 

可是當有一天,真的有那麼一道燦爛的光芒照射進來,他又有點害怕了。

這次,會跟以前一樣嗎?

可是好溫暖呢,比起以前他總是要絞盡腦汁的想辦法逗那些人開心,這次……終於不用了嗎?他可以以自己的方式生活,也不會有人嫌棄他了嗎?

 

他感覺到朱聞蒼日又吻了他,總覺得,眼裡的濕氣更重了,他想著。

 

 

 

 

 

他答應朱聞蒼日會好好考慮,就倉皇地回家了。

到晚上,他在沙發上看電視時睡著了,醒來後感覺到身子的沉重和酸澀感。

……不會是感冒了吧?他有不好的預感,所以很快地洗澡,就上床睡覺了。

 

他蓋了一床的被子卻還是覺得冷,他難過的咳著,臉色發白,又有一抹異常的潮紅,他忍耐著下了床,吞了一顆退燒藥,才漸漸的睡去。

 

很難得的一夜無夢,等他醒來,已經是隔天的下午了,呆呆的看著天花板,他才想起今天沒有去圖書館。

 

……那個人會在乎嗎?

他偏頭看看鬧鐘的時間,時針指在五和六的中間,他嘆了口氣,現在就算想去,圖書館恐怕也關了吧,他拉緊被子,移動之間腰和背脊傳來陣陣酸痛,正當他想要繼續睡時,放在床頭櫃的手機震動起來,他稍微醒神,猶豫的一下,才伸手過去接起電話。

 

「喂?」

 

「……你今天怎麼沒來?」

 

是朱聞蒼日,他呆愣著聽那個人好聽的聲音。

 

「無人?」

 

「啊……咳咳咳…」

他才想起要出聲,卻無法克制的咳了好幾下,最後才喘著氣調整自己的呼吸。

 

「抱歉…」

 

「你怎麼了?」

朱聞蒼日緊張的聲音讓他突然很想哭,他顫抖著嘴角,想告訴他沒事,可是卻嗚咽著說不出話,他掩緊嘴巴。

 

「無人?你怎麼了?」

 

「……沒、沒事。」

 

「我過去找你。」

「不……」

 

他還沒來得及說出拒絕的話,手機已經傳出掛斷的聲音。

有些心急,有些害怕,他曉得朱聞蒼日知道住址,努力的撐著不睡,想替朱聞蒼日開門。

 

想到那個人,他哭了出來。

也許是等太久,他無法抵擋睡意,就這樣縮著身體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