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著自己簡單的行李,他望向廣闊的機場,下著雪,白茫茫一片,煞是美麗。耳邊聽見廣播制式化的女聲,提醒旅客風雪關係,班機將延誤等事情,這些對他而言不重要,他才剛下飛機,而接下來寒冷的天氣,才是他應該要擔心的事情。他突然困惑,為什麼他會想來這裡?

 

曾經有那個一個研究,當西方人遇到問題,會嘗試著去解決他,不過了這一關就不能逾矩一樣,要腳踏實地,一步步地,才能到下一關;而東方人就不一樣了,東方人是比較含蓄的民族,遇到問題只靠四個字:閃避退讓。解決不了就算了,放在旁邊擺爛會比認真面對更實際。以正常情況來說,他不是很喜歡這個論點,不過在今天,他真正感覺到,原來他就是不折不扣的東方人。

 

他逃避了,為了一個男人。

 

為了一個男人,他獨自一人,在冰冷的床上哭泣;為了一個男人,他曾經為了他的一句話,在陌生的城市裡到處奔波……

為了一個男人,他獻出了他的心,傻傻地,不求回報地。

 

他輕輕的看了機場的大門,排成長龍一般的計程車在等待著顧客上門,許多司機看到他便上前來招呼,他也不挑,從口袋裡拿出寫好的地址,客氣地說著英文請司機幫他把行李放到後車廂。

 

這裡曾經是他很熟悉的國家,這裡長年看不見藍天,有時候是灰濛濛的霧,和有點潮濕的天氣,他很喜歡這裡,有著他學生時代不少回憶。他一邊想著,一邊摸摸計程車的車窗,感受著窗外的溫度,有些冷、有些凍,他縮了縮手,卻又好像眷戀一般細細撫摸。

 

他想起那個人,擁有一頭狷傲的紅髮,總是以很噁心的語調叫他,對他事事關心,又常常欺負他的那個人……

 

淚水瞬間盈滿他碧綠的雙眼,他稍稍驚訝,明明已經決定不再想了,為什麼呢?只要孤單就會想起他,那他逃到這裡又是為了什麼?

可是,如果,那個人,現在正緊張得到處找他,要怎麼辦呢?會不會,在寒冷的街道上,挨家挨戶的到處詢問?會不會呢?

 

他又在想什麼?他再度拉回思緒,嘲諷似的笑了一下,怎麼想法老是繞著那個人打轉?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要大老遠跑來這個國家。

過去五年的期間,他有一段很美麗的戀情,和那個人在圖書館不期而遇,經過一段漫長的時間,應該說在那個人令人驚訝的纏磨功夫下,他們終於開始交往。

從很簡單的牽手、看電影、逛街、逛書局,進展到一般情侶該做的事之後,接著同居,他原本不抱著任何長跑的期望,因為他不相信永遠,就算是那個人的承諾,他也只是笑笑,像拿張包裝紙,把它仔細的裹了,往心裡藏著。

他不需要承諾,他只要當下,沒有任何虛假的愛情。

 

就在他以為可以一直這樣下去,半年前,那個人開始焦躁,突然間沒什麼時間陪著他,很注意的不讓他看任何報紙,他總覺得奇怪,卻覺得只是他突然厭惡起政治。在過了兩個月,那個人開始會有一些不讓他接的電話,起先接起來是一個陌生的女人,他曾經震懾過,但那個人解釋是公司的職員,他不疑有他,再來種種問題終止於三個月前。

 

那是一段煎熬的心路歷程,他呼了一口常常的氣,想起他那天趁著那個人外出買得第一份報紙,讓他驚覺,原來被蒙在鼓裡的人是他。

那個人的身分就像天一般高,他從來不介意身分,可是當他看到婚姻狀況,他卻傻了,不僅已婚,還有兩個小孩。

這是徹頭徹尾的欺騙,可是他不明白為什麼,能夠和那個人在一起這麼長一段時間,卻對那個人這麼一無所知。

 

所以,他到底是什麼呢?

不禁想著,從頭到尾,那個人真的,有所謂的「真心」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