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尋尋覓覓、尋尋覓覓一個溫暖的懷抱,這樣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每次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是睡不著。

我懷疑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沒有變得更好。

幸福是否只是一種傳說,我永遠都找不到?

 

 

有沒有,在遺忘之後還要重新愛上的可能?

還是說,本來就沒有所謂的遺忘,要重新愛上就不是那麼困難?

因為悸動還在,熱情還在,情愫還在……所以,愛也會在?

這些問題困擾我許久,我也忘記會因為什麼,讓我把你忘掉。

 

 

躺著,看天空落下的片片白雪,你沉默。

數著自己的呼吸,想著那個人,是不是也跟你一樣還活在世界的某個角落。

如果活在這個世界,只有一個人。

豈不寂寞。

萬幸他有兩個人,能夠在他難過的時候讓他好過些。

你不禁想,是不是上天嫉妒人類,因為有眾多陪伴,所以……

就這樣讓你一個人。

幸福太遙遠,就算喊破嗓子、嘔出鮮血……也無法擁抱。

如果要這樣疲累,不如放棄,你閉上眼,這樣想著。

不是你太消極,你只是失望了。

那個人曾經溫暖他的心,這種溫暖一直沒有變過,你閉上眼,細數著。

曾經。

 

 

捧著一杯溫暖的茶,你不禁想起在遙遠北方的那個人。

很久以前,你們曾經一起生活。

你曉得他雖然習慣寒冷,但習慣不等於喜歡。

只是,每次望著他孤寂的背影,你總是有些不忍心。

每每回頭頻望,那樣高大的背影,也許寬闊,但也可能異常脆弱。

那個人心裡藏了太多,也經歷了太多。

所以他不說。

總是看著他發笑,好像和他在一起就很滿足,只要每天喝上一杯他泡出來的茶,就能這樣過,一輩子。

想到這,你輕輕笑著。

不曉得他現在,過得如何?

是不是……和以前一樣,怕冷?

他已經沒辦法每天再泡茶給他喝了……會不會有另外一個人……

你下意識望著北方,你恍惚著,想念著哪年。

曾經。

能一起走過。

 

 

 

不知道為什麼想起這兩只我就會很難過。

撇開現實不談,他們讓我的感受就是,原本應該在一起的一對戀人,因為距離和種種家庭因素被迫分開。

 

單純的覺得,不管喜歡上什麼樣子的人,能愛或者被愛就是一種幸福。

誰都沒有全力去剝奪。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纔下眉頭,卻上心頭。

 

李清照《一剪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