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讓你在我懷中枯萎,寧願你犯錯後悔。讓你飛向夢中的世界,留我獨自傷悲。

 

與其讓你在我愛中憔悴,寧願你受傷流淚。莫非要你嘗盡苦悲,才懂真情可貴。

 

 

 

心血來潮點開了所有文章列表,突然不是很想管我的讀書計畫。

 

看著看著,以前的自己,和現在。

 

總覺得真的不是很有長進。

 

想著想著就笑了出來。

 

走到現在,人生也許過了四分之一,我卻還沒找到心裡最渴望的事物。

 

空有一身皮囊,和也許讀不完的書。

 

卻沒什麼用處。

 

 

 

想試試自己的能耐,看看引以為豪的東西,是不是真的能引以為豪。

 

打定主意就要開始付諸行動。

 

 

 

就只是不想這樣遵循軌道,這種時代,遵循軌道已經沒什麼用了。

 

標新立異。

 

而且我要的不是旁側敲擊,我希望的是立竿見影。

 

 

 

蘇軾說得好:「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什麼時候,什麼人,什麼地點,什麼年紀,什麼心境、什麼情景…

 

才能說出這樣的話,寫出這闕詞?

 

 

 

天氣很冷,今天去給三叔公燒了香。

 

說實在的,我不曉得為何,我沒有想哭的心情。

 

說感傷倒是有。

 

看看照片上的面容,跟我記憶中的不太一樣,為什麼呢?

 

聽著娘跟那些阿姨嬸嬸聊天,我默默的坐到靈堂旁的椅子上。

 

看著滿桌的蓮花和金元寶。

 

一位阿姨走過來,看我在和娘學,好心的教了我一把。

 

對她點點頭,喊了聲稱謂,其實我也不曉得我喊了什麼。

 

耳邊聽著爹和娘的聲音,和一群不認識的叔叔伯伯。

 

有些人看到我,問了兩三句,又笑笑的走了。

 

有點奇怪,但我還是折完了好幾個金元寶,然後再拿一疊。

 

後來爹走過來,說可以走了,我也聽見,應他再折完最後一個。

 

然後呆呆的看著一群大人。

 

娘朝我點點頭,示意我可以先騎腳踏車離開。

 

套上手套,戴了口罩,再吸最後一口涼氣,我牽出腳踏車。

 

看了靈堂上的照片和百合花最後一眼。

 

我用了最快的速度騎回家。

 

說不出的奇妙,外婆走的時候,我哭得可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現在呢?

 

為何?

 

世風日下吧,而我就是被影響的那個。

 

冷心無情太久了,最後連心都會被結成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瓊。tine 的頭像
瓊。tine

孤燈悄然

瓊。t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